首页 > 所有文章 > 金融 >文章详情

A股三战三败,黄金珠宝界“南极电商”再战港股! 周六福:先借钱分红14亿为敬

来源: 市值风云 编辑: 听冰 时间:2024-07-05 05:39:33 浏览量:5

公司此次申请了H股全流通,即现有股东的全部股份,均可在解禁后自由套现。


作者 | 扶苏

编辑 | 小白

黄金珠宝界的“南极电商”——周六福珠宝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绕道港股IPO了。

公司是一家成立于2004年的珠宝首饰企业,主要运营“周六福”品牌,截至2023年末,共有4383家线下门店,在国内珠宝品牌中排名第4。

公司历经波折多次上市失败

这些年,公司为了上市东奔西走,常年辗转在各交易所板块之间,屡败屡战、屡战屡败。

2019年4月,公司首次申报深交所中小板IPO,于2020年10月被否。 2022年6月,公司转往深交所主板,开启第二轮IPO冲刺。 2023年2月,因注册制改革,公司重新递表,于同年11月撤回。 2024年6月,在A股接连受挫后,公司改道海外市场,申报联交所IPO。

期间,公司不断更换保荐机构,IPO阵容愈发豪华。本次港股IPO,中金公司和中信建投为公司联席保荐人,“三中一华”占了俩。只要给到位,捧也要把你捧进交易所!


加盟模式是否可持续?

“卖吊牌”是商业模式核心,贡献六成毛利01 加盟店数量占比98%

公司是风云君的“老熟人”了,去年A股IPO期间,风云君曾对其“卖吊牌”的独特商业模式有过研究,详情请看 。


(来源:市值风云App)

简单来说,公司极其倚重加盟商渠道,且加盟商大部分产品而非采购自公司,而是外部供应商。加盟商每年向公司缴纳服务费,便可使用“周六福”商标销售。


(来源:公司港股招股书)

加盟模式商业模式是否持续走强?

根据中国证监会发出的《关于不予核准周六福珠宝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申请的决定》,证监会指出:

在过往业绩期间,公司营收大幅增长,增幅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而公司加盟模式收入占比很高,新开加盟店的平均销售额显着高于平均门店销售额。

说白了,明显不符合商业常识,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真就没见过新开店销售额一上来就能干趴老店的。

从最新的招股书来看,公司继续在“卖吊牌”这条路上风生水起。

截至2023年末,公司共有4288家加盟店,占线下门数总数的98%,自营店仅95家。

“卖吊牌”商业模式的未来发展方向如何?


(来源:公司港股招股书)

得益于庞大的加盟店渠道,公司营收从2021年的28亿元,增至2023年的51亿元,期间CAGR达36%。

加盟模式收入构成了公司营收的大头,2023年为29亿元,占营收的55%。

其中,包括向加盟商销售产品的收入20亿元,以及向加盟商收取服务费的收入8亿元,后者即公司“卖吊牌”的直接收入。


(来源:公司港股招股书)

公司“卖吊牌”商业模式是否可持续?

据披露,要开设一家“周六福”门店,加盟商需先支付1-3万元的加盟服务费;为使用“周六福”商标销售外部产品,加盟商还需支付12-34万的产品入网费。

上述两项费用,都是固定的每年一交,为公司持续带来“卖吊牌”收入。

加盟模式的经济效益如何?

“卖吊牌”是一门暴利生意。

据披露,2023年,服务费毛利率为96%,带动加盟模式毛利率至32%,高于自营店及线上销售渠道的毛利率27%、17%。


(来源:公司港股招股书)

从毛利构成,更能直接看出“卖吊牌”是公司商业模式的核心。

2023年,公司总毛利14亿元,其中加盟模式毛利9亿元,后者包括服务费毛利8亿元。

这意味着,“卖吊牌”对公司加盟业务的毛利贡献达87%,对全公司层面的毛利贡献也达到了59%。


或许是因为“卖吊牌”太香了,近年来,公司专注于连锁销售和品牌运营,完全不涉及生产加工环节。

据披露,公司在2022年4月关掉了自有工厂,从此不再生产产品。目前,公司自营渠道销售的产品,也全部采购自委外加工商或成品供货商。

(来源:公司港股招股书)

公司“卖吊牌”模式是否符合当今市场需求?

投资方耐心耗尽,实控人1.6亿元回购股份

风云君还关心的是:公司实控人签订的对赌协议咋样了?

截至IPO前,李伟柱是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66.72%。李伟柱与其兄李伟蓬构成一致行动人,兄弟俩的控股股东集团合计对公司持股93.70%。


(来源:公司港股招股书)

据此前A股招股书,李伟柱曾与合计持股3.91%的股东(“投资方”),包括永诚贰号、金玉福源、架桥合利、徐波、华拓至远、明阳投资,签订对赌协议。


(来源:公司A股招股书)

根据对赌协议,若公司未能在2024年6月30日前在上交所或深交所挂牌上市或被其他上市企业并购,李伟柱需以现金回购投资方股权。


(来源:公司A股招股书)

顺便一提,对赌协议的最初签订日期是在2018年。因公司A股IPO一波三折,期间,李伟柱与投资方多次修改条款,以推迟上市时间。

2023年11月,公司撤回深交所IPO,并于2024年6月改道港股,重新冲刺IPO。

鉴于A股IPO屡战屡败,投资方似乎最终失去了耐心,选择中途离场。

据港股招股书,2023年11月-2024年1月,李伟柱的控股股东集团陆续受让上述投资方股权,涉及对价合计约1.6亿元。


(来源:公司港股招股书)

已分红14亿,全部股份日后可套现

话说回来,自掏腰包用于回购股份的这点钱,对于李伟柱李老板来说,不过是洒洒水。

且看李老板如何迅速回血:仅在2024年上半年间,公司合计分红6.5亿元。

2024年3月,公司宣布分红3.5亿,并于次月支付完毕。 2024年5月,公司再次宣布分红3.0亿元。

此外,过去数年,公司不乏大额分红:

2020年,分红3亿元; 2021年,分红1.5亿元; 2023年,分红3亿元。


(来源:公司港股招股书)

综上,自2020年以来,截至IPO前,公司合计分红14亿元。作为对比的是,2020-2023年,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合计为12亿元。

从大股东角度来看,IPO前大额分红,是不想在上市后与中小股东共享之前的经营成果,在不影响公司经营流动性的前提下,尚属情有可原。

然而据披露,截至2023年末,公司短期银行借款为8400万元,均为年内新增。截至2024年3月末,短期银行借款已增至3亿元。


(来源:公司港股招股书)

公司一边分红、一边借钱的操作,那就相当不厚道了。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港股IPO,公司申请了H股全流通。


(来源:公司港股招股书)

何为H股全流通?

对于业务在内地的企业来说,常规的H股上市,是仅将部分股权以H股的形式发行并上市,剩余未上市的内资股部分并不在联交所流通。

而内资股往往由大股东所持,由于其股票无法实时买卖,因此减持、股份质押会相当困难。

直白来说,当H股全流通后,公司现有股东的全部股份,均可在禁售期满后自由套现。

激励已经到位,迎着大股东热切的小眼神儿,各位二级市场的投资者们,你们准备好了吗?


免责声明:本报告(文章)是基于上市公司的公众公司属性、以上市公司根据其法定义务公开披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临时公告、定期报告和官方互动平台等)为核心依据的独立第三方研究;市值风云力求报告(文章)所载内容及观点客观公正,但不保证其准确性、完整性、及时性等;本报告(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市值风云不对因使用本报告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以上内容为市值风云APP原创

未获授权 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