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所有文章 > 行业 >文章详情

新铝时代IPO:为什么值得投资?解析三大质疑。

来源: 北京商报 编辑: 饮霜 时间:2024-06-20 06:55:45 浏览量:19

早在2023年9月就已过会的重庆新铝时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铝时代”),如今终于提交注册申请。深交所官网显示,新铝时代IPO提交注册,公司已进入闯关资本市场最后阶段。不过,闯关创业板上市背后,新铝时代也有不少槽点,其中公司营收重度依赖比亚迪一事曾被监管多次追问。另外,2023年,新铝时代主打产品电池盒箱体的毛利率也出现下滑。


比亚迪依赖升温

在业绩支撑下,新铝时代开始向A股市场发起冲击,而亮丽业绩背后,公司“金主”比亚迪功不可没。

招股书显示,新铝时代主要从事新能源汽车电池系统铝合金零部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电池盒箱体。

2021—2023年,新铝时代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6.18亿元、14.21亿元、17.82亿元;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2682.04万元、1.65亿元、1.89亿元,处于连年增长态势。

不断走高的业绩背后,新铝时代第一大客户比亚迪贡献了较高营收。数据显示,报告期内,比亚迪均稳居新铝时代第一大客户的位置,新铝时代对其销售收入分别约为4.35亿元、11.21亿元、14.34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0.42%、78.87%、80.46%.

电池盒箱体的毛利率走低

作为新铝时代的主打产品,电池盒箱体的毛利率在2023年走低。

据新铝时代介绍,公司主要产品电池盒箱体是动力电池系统的关键组成部分,并最终用于新能源汽车。报告期内,公司来源于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系统零部件的收入占比分别为95.18%、99.86%、99.97%。其中,电池盒箱体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3.18%、86.39%、92.81%,是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主要来源。

数据显示,2021—2023年,电池盒箱体实现销售收入分别约为4.06亿元、10.54亿元、14.27亿元。

毛利率方面,2020—2022年,电池盒箱体毛利率分别为15.09%、20.83%、30.28%,逐年走高,并且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对于该现象,上市委也曾要求新铝时代结合上游原材料价格波动、下游客户需求、产品供货价格上限条款、同行业可比公司情况,说明电池盒箱体毛利率持续增长,且2022年增长幅度较大的原因及合理性。

新铝时代表示,2022年,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需求延续高速上涨趋势,公司电池箱体产品单位售价上升12.89%,导致毛利率较2021年有所增长。

两任财务总监接连离职

2020年,高勇、史久全曾先后辞任新铝时代财务总监一职,而该情况被监管重点追问。

据新铝时代招股书,2020年7月,新铝时代财务总监高勇辞职,原因系职业发展变化;之后,史久全任新铝时代财务总监一职,但在2020年12月便申请辞职。彼时,史久全表示,为更好地兼顾家庭,出于个人时间和精力分配的角度辞任财务总监。

半年之内,新铝时代两任财务总监接连离职。

对此,深交所曾要求新铝时代说明离职财务总监等高管与公司是否存在冲突、分歧或者对公司财务数据存有异议,公司财务内控是否健全、有效。

新铝时代表示,2020年,公司原财务总监高勇、史久全虽因个人原因离职,但公司已设立了较为合理的财务岗位,明确了各岗位的职责权限,2021年3月,现任财务总监李勇已进入公司财务部工作,在试用期期间负责公司整体财务工作,实质性承担财务总监相关工作;2021年8月,基于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和经营管理的需要和李勇专业的财务背景和工作经验,公司正式聘任李勇担任公司财务总监。

需要指出的是,除了财务总监,2020年,新铝时代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也接连离职。2020年5月,因个人职业发展原因,赵永利不再担任新铝时代副总经理职务;同年6月,因个人健康原因,程耕不再担任公司董事会秘书一职。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新铝时代方面发去采访函,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对方并未回复。

据了解,新铝时代实际控制人为何峰、何妤父女。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何峰直接持有公司44.9246%的股份,何妤通过润峰铝间接控制公司8.3564%的股份;同时,何峰的配偶、何妤的母亲胡国萍为其一致行动人,其直接持有公司2.2803%的股份。何峰、何妤及其一致行动人胡国萍通过直接及间接方式控制公司合计55.5613%股份的表决权。

北京商报记者 马换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