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所有文章 > 行业 >文章详情

中国在悄悄的实施QE?揭秘中国潜在的量化宽松政策

来源: 郎club 编辑: 听冰 时间:2024-03-16 16:42:22 浏览量:2839

信用货币时代,央行一般有两种方式放松货币:

1)改变货币价格(即利率),影响广义货币供给;

2)直接改变货币数量,影响基础货币供给。

进入21世纪之前,各国央行的货币政策,一直以短期利率管控为核心。

央行通过少量的公开市场操作(OMO,Open Market Operation),购买市场上的债券,对短期利率进行微调,从而将短期利率调节至既定目标利率。然后,短期利率变动,通过金融机构之间的套利,再加上市场对于中长期通胀预期的判断,把央行所管控的短期利率传导至中长期。

为什么常规货币政策存在极限?

这就是通常所说的“常规货币政策”,也就是人们所说的利率政策

然而,调降调升利率这些常规的货币政策,其操作上有一个极限——如果名义利率降低到了0,理论上说央行已经没有办法继续降息,继续为经济体注入新的流动性了。

什么是非常规货币政策?

1990年代日本经济泡沫的破裂,恰恰就遇到了这个问题。

股市和地产泡沫破灭以后,日本经济陷入长期低迷,通胀连续多年下降,面对严峻的经济通缩形势,1999年2月,日本央行下调无担保隔夜拆借利率至0,首开全球零利率之先河。

然而,零利率也没有刺激日本经济重回增长之路,日本央行于 2001 年 3 月,将货币政策操作目标从无担保隔夜拆借利率调整为准备金余额,也就是说,日本央行自此开始大规模的操纵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这被称为“QE(Quantitative Easing,量化宽松)”。

全球印钞大合唱

日本“非常规货币政策”进化过程大致如下。


2008 年从美国发源的全球金融危机,引发了严重的全球经济衰退,主要西方央行,纷纷将短期政策利率下降到零,但经济依然处于冰冻状态,在这种情况下,美联储及其他主要的西方央行,纷纷打开“QE”这个工具箱。

相比于传统的短期利率管控,QE把央行的调控目标锁定在长期利率这里,各国央行持续的在市场上购买长期利率资产,压低长期国债收益率,同时投放大量货币向金融系统注入流动性。

相比较常规的利率政策是对金融体系的流动性进行微调,QE则是中央银行增加经济体内部货币流动性的一剂猛药。

中国的量化宽松政策

简单直白的说,QE,就是迅速大规模印钞的意思。

2020年疫情的爆发之后,各西方主要国家,更是将印钞机马力开到最大,从美国到欧洲,再从日本到英国,各主要经济体(中国除外)都在比赛着QE的规模,比赛着,看谁印钞印得多、印得快、印得猛。

全球印钞大合唱的趋势,一直持续到2021年底。


QE在金融数据上的具体体现,就是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快速增加。

例如,日本的2001年初-2006年初,2008年迄今……其中最明显的,当属2013年之后,以及疫情爆发之后的资产负债表暴涨。


数据来源:日本央行

当然,美联储2008年下半年到2014年上半年、2019年底-2022年初,也是同样的情况。


数据来源:美联储

通过查看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的变动,很容易判断,一个央行到底有没有大规模扩张基础货币,只要央行的资产规模突然大幅度增加,基本上就可以认定该央行实施了QE政策。

中国人民银行的量化宽松政策

那么,中国人民银行的资产规模是如何变化的呢?


数据来源:中国人民银行

很显然,过去10年里,中国人民银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一直缓慢波动上升,但自2023年下半年以来,该数值突然大幅度上升,短短的6个月里,资产规模扩张了5万亿元之多。

相比之下,从2015年到2022年,8年时间人民银行的资产规模也才扩张了5万亿元。

也就是说,从央行资产规模判断——

过去半年时间,中国的的确确在实施QE,半年时间量化宽松近5万亿元。

也就是说,在2020年-2021年美欧日都在拼命QE、使劲儿印钞的时候,我们中国并没有跟随他们的印钞大合唱,但是,当2023年下半年迄今,欧美不仅不再继续QE,反而开始收缩资产负债表的时候,我们中国却开始了大规模QE的进程。

更进一步,过去一年人民银行在QE中购买的到底是什么资产呢?

观察中国人民银行过去半年的主要资产构成变化,外汇、黄金、国债、其他资产等,规模变动都不大,最大的变动来自“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该条目变化,几乎包办了5万亿元的QE总量(这里的“其他存款性公司”,指商业银行、信用社及政策性银行)。


数据来源:中国人民银行

有人可能想要进一步知道,这5万亿元的基础货币,到底是怎么印出来的呢?

这个就涉及到人民银行的各种货币政策操作,我们会员群里的@呐喊画了两幅图表,展示了自1996年迄今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构成的变化,我这里就直接贴过来。



即便看了这两幅图表,有人还是想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就像美联储的底层资产主要是美国国债和MBS(抵押贷款证券)一样,中国人民银行的底层资产主要是外汇和“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这个“债权”到底是什么东东呢?

答案是——

除黄金、外汇之外其他所有符合央行质押品的债券和信贷资产(再贷款)。

央行对商业银行的债权,是在2015年之前规模和占比都比较小,但自2015年年底以来,该资产规模迅速扩张,从不足3万亿元,迅速扩张到了现在的超过18万亿元。

好巧不巧,2015年年中央行、财政部及银保监会联合发布了一个文件,将地方政府所公开发行的债券,纳入国库质押品范围。

所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对其他存款性公司的债权”,底层资产除了几万亿元的银行信贷资产再贷款之外,70%以上,可能都是地方政府的债券。

联想到过去一年各地地方政府财政极度困难,为了借新还旧以及众多项目的资金,地方政府共发行了9.3万亿元的地方政府债券,创历史最高纪录——这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地方政府债券被商业银行买下,然后转手抵押给了央行,成为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