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所有文章 > 行业 >文章详情

获取ip来源地失败(手机未找到该站点的ip地址)

时间:2024-02-12 14:12:15 浏览量:316

来源:央广网

近日,笔名为“江山提笔”的网络文学作者孙先生通过社交平台呼吁维权,称 自己写了200多章的小说在某盗版网站上被改了个名字,还续写至了1369章,但他自己并未动笔。

记者查询发现, 除了擅自“续写”之外,网络文学被盗版网站通过技术手段“爬取”的现象十分常见。 以作品名为关键词搜索,只有前几条能导向正版网站,其余都是盗版,原创作者维权困难。

孙先生从2016年开始写网文,他说,自己算是网文作者中比较“笨”的,写了几十万字,才成为专业网站的签约作者,每篇的稿费并不多。作为业余作家,他基本都是靠热情在坚持。今年3月,他的一部作品好不容易在网上收获了大量关注,多个短视频平台都在介绍这部作品。高兴之余,孙先生通过搜索引擎一查,发现大量盗版随之而来,还给他的作品做了续写。

孙先生说:“ 我第一次发现这种盗版。我才写了200多章,我去网上一搜,发现章节1300多,就感觉很离谱。 和我的笔名一模一样,简介一模一样,然后他开头第一章就是用我的标题,后面他章节就到1300多,感觉很夸张。原创的其实挺不容易的,大部分写这种书的其实都知道很不容易,而且收入很微薄, 心里还是比较不好受的,更希望能支持尊重一下正版,原创挺不容易的。

孙先生并没有仔细去看被盗版的文章续写了什么,作为签约作者,他直接向自己所在的阅文集团反映了问题。 几天之后,这一盗版网站消失了。

有人认为它是相当于把你的一个章节给你拆成了8章,比如说我一个章节写2000字,他给我拆成8章。 也有可能用了这种AI写作,就是糊弄读者的文,写出来完全没有逻辑,和剧情根本衔接不上,更别提什么伏笔。”孙先生说。

孙先生向记者表示, 替他续写1000多章的盗版网站是个案,更多还是“老老实实”原文照抄的网站。 搜索孙先生的几部作品,搜索结果里除了前几条是正版网站外,后面的全是盗版,有的网站还写着“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孙先生说,网络盗版对网文作者特别是全职作者来说,负面影响几乎是致命的。

孙先生:其实我刚入行的时候好多年龄和我相仿的,人家写2万字,他就签约了,我写了大几十万字了,才签约的。像他们其实很有才华的,好多就是说坚持不了,觉得挣钱很少,感觉其实这是一个损失。

孙先生所签约的 阅文集团表示,网文的盗版方式分两类:人工手打和自动化批量盗取。 前者高度依赖人工;后者借助爬虫、OCR识图等手段批量、快速地对文字内容进行复制,给内容保护带来了巨大压力。

已形成“盗版-分发-广告”

完整产业链条

为了防止盗版,除了日常呼吁外,他们甚至采用了新章节先上传与剧情无关内容,待盗版商抓取后再更新为正确的章节内容等方式,但维权成本高,侵权成本低,导致盗版屡禁不止, 盗版商从购买开源软件搭建网站到内容导入、租用服务器、购买IP域名地址,从搜索引擎、应用市场推广到接入广告获利等,已经形成了一套“盗版-分发-广告”的完整产业链条。

律师:涉嫌侵权,

但维权举证成本非常高

专注于知识产权领域的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游云庭告诉记者, 办理一起知识产权侵权案,仅在取证部分,就需要耗费大量精力。

游云庭说:“盗版的网站是类似一种灰产的方式去运行的,所以传统的民事诉讼很难解决。比如说我在网上发现一个盗版网站,它没有ICP备案,也没有各种各样的批文,所以我就不知道这个网站谁办的,它是一个境外注册的域名、境外的服务器空间,我就没有办法去追踪到底谁办这个网站。所以如果我是一个网络文学的作者,个体我是没有办法去维权的,因为我找不到他,通过平台,因为平台有自己的技术力量可以锁定这个人,或者可以借助外部律师去做刑事举报,或者是通过向工信部、向网监部门去投诉解决。”

具体到孙先生的作品被盗版网站续写的情况,游云庭解释, 其实无论是拆分章节还是真的有人在他的作品基础上原创了1000章,都已经涉嫌侵权 ,“如果别人续写,一定是要经过原作者许可,在法律上才是合规的,不然,那就是未经授权的一个侵权行为。 如果他用的是原作者的名字,那是侵犯了他的姓名权和署名权。 如果用的是自己的名字,其实也是一个侵权的行为。”

对于短视频平台常见的3分钟听完一章节书和盗版网站所谓的“网友上传”,游云庭认为, 都已经涉嫌侵权,但维权、举证成本非常高 ,“谁发布谁构成侵权。这个其实是用一个成语叫掩耳盗铃,为什么是侵权?它其实是一个实质性替代,我花5分钟可以把你这一章五千个字或者一万个字讲清楚,其实相当于我把你里面的实质性内容都告诉了读者,这个其实是对原作者权益的一个损害,是实质性替代。我得把它的内容给归纳出来,大纲归纳出来它有10个点,然后我还要去分析解说的视频,把这10个点都涵盖了,所以它构成了实质性替代,我的举证成本又特别高。 一般来说,大的公司它一般会挑一些有典型性的、点击量比较高的,或者是自己这边的热门作品去进行维权。

来源: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记者 任梦岩)、央广网